五五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幽幽大秦 > 第844章:卷末——油尽灯枯的白玉京(二合一)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幽幽大秦》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

    显露出自身存在的承影剑已然失去了最大的优势所在,但即使如此,在面对到掩日的时候还是不曾落入下风。

    木剑从侧面攻击过来,木质的剑尖笔直的卡在掩日的中心缝隙上,让盖聂一时之间居然无法将木剑给及时抽调回来。

    掩日成功的卡住了盖聂的木剑,另一只手也抓住了承影剑的剑锋,并非是一把抓住,而是以自己的手抓住白玉京握剑的手,三方之间居然就此僵持了下来。

    但这份僵持不会持续太久,掩日上猩红的光芒逐渐的在吞噬着盖聂的木剑,其上被他覆盖着的内力不断的被压制着快速消散。

    毕竟只是一把木剑,想要与掩日这等名剑争锋,所需要满足的条件很大。

    在这样的问题上,盖聂不可避免的落入到了下风。

    单足在地面一踏,漆黑的影子从白玉京的背后浮现出来,持剑横在面前疾驰扫出,那漆黑如墨的剑在外人来和白玉京手中所持有的承影剑一般无二。

    掩日不曾料想到居然还会影子出现,不或许说他还没有对于真武的武学产生一个直观的概念,仅仅是在以寻常的江湖人士的目光来待,从而导致他并未想到这一出。

    虽然之前白玉京也不是没有动用过,但这种江湖上固定的概念,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扭转的过来的。

    这一剑避无可避,因为掩日在锁住盖聂和白玉京的同时他自身也被困在原地,被锁住也是相对的,危机之刻,他也只能选择震荡内力,将卡在掩日剑中的盖聂和他抓住的白玉京个给崩飞出去。

    在后者两个不由自主退后的同时,掩日抽回自己的武器回身同样横斩,具有绝代锋锐的名剑掩日几乎是不费丝毫力气的将黑影的虚拟长剑给斩碎,但也仅此而已就是了,剩下的在不会有其他。

    黑色的影子流转到地面上,化为一团黑影消失不见。

    掩日在回身防护攻击的时候,自然也将自身的颓势给暴露了出来,飞退出去的俩人没有丝毫想要留手的意思。

    盖聂双足站稳地面以后直接起手而出,百步飞剑霎时而动,锋锐的剑光与气机瞄准了掩日的所在,逼迫的他不得不面对面的直面百步飞剑。

    而白玉京也不甘落后,相同落下的他脚下一踏,黑色的影子再度浮现在他的面前,一黑一白的两把长剑交叉在一起,黑白的剑气交叉着,疾驰冲向了掩日所在。

    一者威压逼近,一者剑光凌冽,这俩个人虽然不会什么合击绝技,但在默契这反面属实也不差。

    掩日心下赞叹,但手上的动作却不慢,血腥剑光弥天盖地,铺洒出一片片的罗,他掩日就像是在这张血腥的罗中的蜘蛛,剑光在触及到的时候,整个落在了地面上。

    百步飞剑那凝聚的气机在越加接近的时候就越是被削弱,直到最后,甚至盖聂都不得不提前中断百步飞剑的前行速度,从而单手抓住剑柄,以自身过去,来完成剩下不能走完的路。

    白玉京的剑光坚持的时间略微久了一些,但黑白的剑气也抵不过罗的磨灭,最终化为一缕青烟飘散开来再无其他,除却狰狞的地面似乎能够表示那剑气的存在,在无有其他任何能够证明。

    白玉京也不意外,对方乃是掩日,绝不是三两下就能够应付的对手,所以黑影率先一步动手,提剑飞跃而出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白玉京身体不动,脚下的太极图再度凝聚,但还未凝聚到一会儿,身体里突如其来的剧烈痛处逼得他不得不停下了酝酿太极图的想法。

    捂住自己的胸口,感受着来自身体内部的灼热和经脉里的痛处,白玉京知道,他再不能发动太极图来使用场地限定,约束对方了。

    这场战斗从之前全力施为对方胜邪的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几乎超越了二十分钟之久。

    白玉京还能够战斗的时间,不多了。

    因为体内突兀产生的痛苦的原因,导致白玉京没有能够跟上他自己黑影的步伐,百步飞剑与掩日强行碰撞,鼓荡的剑气撕扯着残留的空气,甚至将周遭的环境都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黑色的影子剑锋横扫而过,在掩日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却也仅此而已罢了。

    若是白玉京能够跟上黑影的脚步,这场联手攻击的战果必然不会如此。

    但世事无绝对,白玉京也只能哀叹着自身的时间不够了。

    “白玉京”战斗中的意料之外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白玉京捂住胸口半跪在地面上冷冷汗涔涔的模样更是被无数人到,这样的白玉京分明就是在说他的体内有伤,而且还是非同可足以干扰他战斗的伤势。

    虽然不知道他在这之前到底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创伤,但在这样的战斗中,胜利的天平无疑是朝着掩日那一边而去。。

    盖聂虽然能够和掩日打的有来有回,但真正的麻烦从来就不是掩日,而是胜邪那边。

    一旦胜邪腾出手来,这边的战斗还没有解决的话,一切就全都完了

    眼见于此,卫庄再也无法等待下去,随人知道他的出手会导致事情出现难以预料的变化,可他再不出手,等到胜七落败,他们就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鲨齿剑泛滥起赤红色的光芒,在极端爆裂的火焰中,卫庄整个人飞纵而出,朝着掩日扑了过去。

    只可惜卫庄的身形刚刚启动,还没来得急跃出去多远,洋洋洒洒落下的粉色剑气就交织着挡在卫庄的面前。

    惊鲵剑并不想要卫庄这么简单的过去,惊鲵也不想,所以,在漫天的黑色披风碎片中,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的人,站在了惊鲵剑的旁边。

    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落下,发簪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发型,唯独不同的就是她身上穿着的精致皮衣,不,不能算是皮衣,但那紧凑的衣服完全就是贴身贴在惊鲵的身上。

    那一双令人遐想无边的长腿上套着的黑色渔袜,真的是令人把持不住,这一点刘季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就知道了。

    衣领处的莲花竖立着,显露出修长的脖颈和锁骨,高耸的山峰夺人眼球,却都在那一身皮衣之下完美的展现出来,丝毫不介意的给任何人到。

    她现在是惊鲵。

    但在这之前,她还有另一个名字,那就是田言。

    “你”刘季的目瞪口呆不是因为别的,或许的确有着一份好色的原因在其中,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真正发现了农家里罗安插着的卧底的身份的惊骇。

    他就算再怎么想也根本想不到,农家的女管仲居然会是越王八剑之一的惊鲵。

    这谁能想得到

    这谁又能把他们给联想到一起

    “是你”没想到惊鲵居然是个女人,这一点的确出乎卫庄的预料,也出乎盖聂的预料。

    在这之前他们曾经和惊鲵面对面过一次,那一次所到的惊鲵分明就是男人浑厚的嗓音和军队的打扮,怎么都觉得会是一个冷硬的男人的模样。

    谁又能想得到惊鲵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江湖上女子的强者不多,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个,但若是惊鲵也是女子,那在这些女子的强者中,必定会有着惊鲵的一份在其中。

    “如何意外吗”眼眸里泛滥着金色的光影,将卫庄的浑身上下的无比的清楚,包括他正在提气的力量,正在暗自准备着的内劲,正准备蓄力使用的剑招等等。

    甚至,卫庄身体上薄弱的方面她也能够到。

    卫庄毫无疑问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剑者,但正因为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剑者,所以,他才有着致命的弱点。

    “不会,我只是觉得你的出现有点碍事罢了。”话语落下,卫庄鲨齿剑直接站下,惊鲵并未硬结而是抽身后退,落后几步的她着脚下分裂的地面,饶有兴趣的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到了卫庄的身上。

    这个鬼谷传人,这个流沙的主人。

    “阿言居然会是罗的惊鲵”这一幕可谓是给农家的其他人带来的冲击更加的巨大,他们也想不到一向病弱的田言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猛人。

    对于农家自己本家的人来说,罗是什么势力,惊鲵又是谁,越王八剑又是谁,他们十分的清楚。

    但正因为清楚的很所以才格外的明白,田言是惊鲵的这个身份带来的冲击的巨大。

    对于农家而言就是一场地震,一场足以掀翻一切的地震。

    “田言若是罗的人,那么农家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包括私底下的一切,难道全都在那个人的眼皮子底下着”朱家有些惊悚和恐怖的嗓音想起,无怪乎他,对他而言他最害怕的就是农机与帝国针对上。

    以帝国的实力,农家不过是一个略微有些规模的蝼蚁,也不过就是能够多跳几下罢了,再不会有其他的本事。

    可对于农家而言,来自帝国的庞然大物的注视,是恐怖的,是让他们心惊胆战的。

    “不,罗是罗,未必会是那个人的意思。”刘季的心中虽然也震撼的很,但他本身乃是青龙会的堂主之一,对于罗早就和大秦离心离德这一点他也知道。

    一切都落在赵高的眼中,却并不代表一切全都落在皇帝陛下的眼中。

    这是两个概念。

    如果只是赵高的话,农家未必真的进入了那个人的眼里。

    赵高和皇帝,是两个概念。

    “即使如此,赵高的注视一代表着他绝对对于农家有着什么想法。”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农家本身有什么东西值得赵高来下手的呢

    甚至是越王八剑之一的惊鲵都在这里,再加上掩日和胜邪,几乎是罗里极端恐怖的存在都来到了东郡。

    虽然并不一定真的只是全部拿来对付农家,但事情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农家自己本身若是不在这里面推波助澜,如何会如此

    “白玉京的伤势不可觑,这样一来,若是胜邪那边取胜的话”司徒万里没有多说什么,但田言既然变成了罗的惊鲵,农家现在的立场就很微妙了。

    他们到底应该站在哪一边呢或者说他们现在到底是属于哪一边的呢

    是农家的人,还是帝国的人,还是罗的人,亦或者是青龙会的人

    四个截然不同的选择,四个截然不同的未来,四个通往未知的道路。

    朱家难以抉择,因为在他来无论是走上哪一条路,都是死路。

    “戏就好,若是一旦选择错误,我们可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说着,刘季将目光投注向了另一边仍旧还在和青龙会对战的田虎等人,这家伙还在和青龙会的人对战呢

    他是不是压根就没到田言变身成为惊鲵的样子

    还是说,他其实知道,但并不在意

    那么田虎的依仗是什么

    他又为什么这么的自信呢

    而在另一边,高渐离和田赐的战斗终于是分出了胜负,最终的结果,仍旧是以高渐离的失败来算。

    没有办法,虽然高渐离并未经受过如同原著那样的车乱战,但现在也并不是在一片大湖上,没有地利加成的高渐离在雪女被拖住的现在,和田赐几乎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他和田赐的差距并不大,但双手剑的剑者本身就难以对付,高渐离输,也是输在和对方的属性上。

    干将莫邪,一火一冰,再加上农家地泽二十四阵法的威力。

    高渐离可以说是在和农家的深厚底蕴战斗,败是迟早的事情。

    可高渐离这么一败,毫无疑问也将田赐给解放了出来,不过不要紧,不曾经受过原著里那样被车乱战的影响,这次的高渐离就算是落败,却也是拖着田赐一起差不多进入了油尽灯枯的水准。

    田赐的确赢了,但以他现在大汗淋漓内力也所剩无几的状态,也不可能加入到战斗中。

    所以,他们之间,是两败俱伤。

    高渐离和田赐的胜负揭晓了,而在这边的战斗却仍旧还在进行。

    木剑斩落,掩日侧身躲过,汹涌的剑光与猩红的剑光强势对立,没有了白玉京的存在,掩日得以一心一意的对付盖聂。

    各种剑招与战术信手拈来,丝毫不差盖聂多少,甚至还一度占据上风。

    以盖聂的实力当然不至于如此,但没奈何他的武器,始终是局限了他占据在上风的能力啊。

    白玉京强行站起身来,剑光分化,黑色的常见从承影剑里化形出来,双剑在手,白玉京强忍着身体里的痛处,决意发动最后一次攻击。

    但这一次的攻击到底能否奏效,他不知道,他只是希望能够如此给掩日带来一些麻烦,给盖聂创造一个机会。

    除此以外,他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

    “喝”脚下的太极图再度浮现,这一次没有扩散,反而是逐渐的漂浮起来并且竖立着逐渐扩大,扩大到和白玉京差不多高的程度,随后阴阳鱼两极分化,各自融入了双剑中。

    白玉京怒吼一声,双剑展开在身体两侧,拖动着如同流光般的黑白幻影,径直冲向了掩日所在。

    这一剑的威力或许的确可以期待,毕竟搏命之招,也可以算作是最后一招,这等力量掩日也无法不去重视。

    若非白玉京的身体有问题,他掩日又怎么可能继续在这里游刃有余的和盖聂战斗呢

    “轰隆然而意料之外的变化就此而生,白玉京那朝前冲锋的身体被一股强有力的风暴给阻击下来。

    这股风暴不是来源于别的地方,正是那边和胜七战斗的胜邪的力量,凝聚在一起甚至成为一个团体的黑气猛然扩散开来。

    这一次没有了执象天地的压制,黑雾的扩散无穷无尽,甚至颇有一份自由自在的意味在其中。

    在很短的时间内,再度将周围的天地给完全笼罩起来。

    邪气,径直找上了在这之前让它很不爽,压制了它很久的白玉京身上。

    这也代表着胜邪与巨阙之战,胜负已分。

第844章:卷末——油尽灯枯的白玉京(二合一)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幽幽大秦》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