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

    《黄粱县志》中曾记载,“黄粱自南唐保大十三年建置,历今六百余年,厥土惟沃,掌地成田……黄粱僻落一隅,而山岩溪洞,钟灵毓秀……远近高卑,商贾贸易,往来无阻,官知固守,民安乐居。”

    可谓是百年来都安安稳稳风调雨顺。

    可就在这几日,也不知怎么回事,黄粱县城大大的街巷里开始弥漫出一丝丝不安与紧张的气氛来。

    起先几天,是一些店铺陆陆续续关了门,再后来,就连街上的行人也一个个看起来神色紧张步履匆忙,就像是脚底下生了痔疮生怕被别人看见似的,不一会儿就没了身影。

    师傅与篾匠在街角摆着摊,越看心里面是越糊涂,这是闹了哪门子邪气。倒是二娃从外面溜达了一圈回来说,师傅,我看见城门外来了好多车,车上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呢。师傅这才知道果然有事了。

    紧接着,街上开始出现了三三两两的黄皮军,不到半晌功夫,人越来越多,大概有三五十个人歪歪扭扭稀稀拉拉地走在大街上。这些黄皮军个个歪戴着帽子,神情疲倦,有的勾着肩,有的搭着背,还有些人拄着拐杖,或者是头上缠着纱布,一个个像霜打过了似的垂头丧气的。

    师傅摊位的旁边是个卖豆浆的,再过去是一个临街的饭馆,几张低矮的桌子摆在破旧的帐篷下面,静静地等着上门的顾客。那些黄皮军走过来,有些人要了碗豆浆,有些人坐在桌子前点了几个菜,边吃着菜边聊着一些事。

    师傅和篾匠守在摊位前,大气不敢出一声,师傅把二娃揽到身后,静静地只管竖着耳朵听这些人说话。篾匠低着头摆弄着地上的箩筐,时不时偷偷地瞄两眼黄皮军,只听见其中一个人说,他娘的,这仗打得真是窝囊。

    就是,也不知上头到底是咋想的。另一个在附和。

    放着日本人不打,他娘的尽让我们防着**,这下好了吧,要不是人家**过来策应,咱们恐怕早就见阎王了。其中一个受了伤的人说。

    就是,也不去看看那些日本人干的好事,哎,你们听说没有,那些被日本鬼子洗过的村子,真叫一个惨。

    咋没听说,我一个老乡在另外一个部队,他们就看见了,说是什么都没了,连孩子都不放过……其中一个头上裹着纱布的人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些日本鬼子呀,就不是人,照我说还打什么**,全都应该上去灭了这帮孙子。说话间,这位黄皮军重重地用手砸了下桌子,把师傅和篾匠都吓了一跳。

    就是,咋说都是中国人,哪有中国人打中国人的道理。

    哎,不说了不说了,吃饭吧。其中一个似乎年长一些的黄皮军说。

    咽不下这口气啊,真他娘的窝囊。

    篾匠往这边瞄了一眼,看见说话的这位五大三粗的,袖子外面露出的胳膊上还缠着纱布,纱布上渗出了红红的血色。

    而坐在另一边卖豆浆摊位上的几个黄皮军也正聊着天。只听见一个带着浓重四川口音的人问另一个人说,你当兵几年了?

    那人回答,三年多了。

    怎么当的兵?

    还不是被抓来的,跑了几回都没跑掉,索性不跑了。

    为啥?

    到处都在打仗,往哪跑?再说这部队里有吃有喝,比在家里强,还是等打完仗再说吧……这人说着话,往师傅这边瞧了瞧,又问四川人,那你呢?

    跟你一样,有六年多了,都快忘记家里是啥样了。说完,四川人叹了口气。

    就是。说完,这人指了指师傅和篾匠说,还不如他们呢,守在家里,守着爹娘,哎……

    这两人说话声音不大,可话音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师傅和篾匠的耳朵里,篾匠低着头,压低了声音对师傅说,叔,这咋跟我想的当兵的不一样。

    师傅说,我也这么想。

    好像跟咱们一样,都是穷人呐。

    是哩。师傅说话间,回头看了看二娃,二娃正瞧着一处,眼睛直愣愣地直出神。师傅顺着二娃的目光望过去,原来是桌子旁立着的一杆枪。

    娃儿,你先回去吧。师傅对二娃说,可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瞧见一个衣着跟他们不一样的黄皮军从另外一个饭馆里出来,朝自己走过来,刚才说话的几桌子人都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喊了声,长官。

    这长官走到师傅面前,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地上桌椅板凳,问师傅,都是你做的?

    是是,长官。师傅也不知该叫他什么,就跟着那些黄皮军一样称呼他。

    会做拐杖吗?长官冷冷地问。

    师傅看了眼旁边一个伤员架着的拐杖,说,您是说那种?

    长官扭头看了眼,点点头,嗯了一声。

    会,会哩。这时候,师傅早已站起身,躬着腰毕恭毕敬地回答。

    你做十个,两天后要,有没有问题?长官背着手,样子并不像在商量。

    行行,可是……没,没木头哩。师傅说话开始打起了结巴。

    这个……长官想了下,转身喊道,杨排长,过来!

    杨排长跑了过来,头上也缠着纱布,应了声团长。

    团长说,你今天带几个人去找些木头给他,砍些树,做十个拐杖,后天送到医疗队。

    是。杨排长立了个身算是领命,然后瞥了眼师傅,跟着团长转身离去。

    乖乖,真吓人。等师傅坐了下来,篾匠轻轻地对师傅说,叔,咱们还是回去吧。

    嗯。师傅也吓了一身汗,转身对二娃说,娃儿,咱们收拾收拾吧。

    嗳。二娃早被这一幕也吓得慌了神,过了一会儿,还是拉着师傅的衣角偷偷说,师傅,我刚看见他身上有个怪怪的盒子,里面装着啥?

    手枪。别说话了,快收拾吧。师傅有些不耐烦。

    手枪?手枪又是啥样的呢?一个新问题在二娃脑子里冒出来。

    该不会是更厉害的枪吧?二娃望着长官已经走远的背影,在心里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无题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老王裤兜里的那点忧伤》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