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

    莫朝东醒过来,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手上还在打点滴。..他怎么会在这?罗兰在一旁,“醒啦,喝水!”莫朝东接过杯子,渐渐想起他晕血昏厥的事,笑得灿烂,“兰兰,你救我的?”罗兰面无表情,“这里是医院,我是医生,如果见死不救的话,我神医的称号要怎么保住。”“我救知道你还是在意我的,兰兰,我们重新开始吧?”罗兰真后悔救他,就应该把他丢在走廊上让大家看看不可一世的莫朝东竟然会怕血,传出去笑死人!“你别说那么多废话,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平平淡淡的口吻,好像他们除了医生和病人以外没有其他的关系。“呵呵,兰兰,你能关心我,我好开心啊!”不去理他,冷哼一声,“哼,没想到一个堂堂轩缘氏的总裁,竟然有血液恐怖症,真是可笑。”莫朝东脸僵了僵,“兰兰,你别损我,我有这毛病只有你和萧知道而已。”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你怕人知道,为什么?”“仇家太多。”他也是雷朝的朝主,如果让自己人知道也就没事,如果让别人利用了,他可就麻烦大。“也对,你这种人得随时提防,否则哪天哪个女人在你面前闹自杀,你晕死了也算活该!”莫朝东猛地明白了,“兰兰,说到底,你是不是在意我以前女人太多?”“你女人多不多管我什么事!”八年前,她就听过他的风流,但还是相信他只爱她一个,后来才知道她有多么的愚蠢。“兰兰……”“好了,你没事了,吊瓶打完了你可以走了,出去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互不相干!”莫朝东想留住她,她手一闪,莫朝东扑了个空,“兰兰……”白家。白琴见着白摇玉提着大包小包的,诧异的问,“小玉,你怎么提这么多东西回来?”白摇玉垂下眼帘,“妈,我、我辞职了,以后就呆t市不走了。”白琴接过女儿的行李,“不走了也好,女孩子住这么远,不方便!”“嗯。”-----------------白摇玉简单的和罗兰说了句,就自己收拾所有的行李回来了。回到白家,感觉踏实了许多,弟弟不在,也有几分怀念了。在回到t市前,白摇玉带了许多的土特产回来,白琴很高兴,之前白摇玉在a市工作,她就不太希望女儿离家那么远,但a市是一线城市,很多人都能想到那里去发展,她也就没说什么。白摇玉回来了,白建国也很高兴,把平日里舍不得喝的白酒都拿出来,白琴也弄了很多料理,白摇玉在厨房里帮厨。白建国,“小坤最近打电话回来,说他过得很好,小玉啊,你的上司对他可真好!”白摇玉正在端碟子的手抖了下,“是嘛?”“对啊,他还学会说荷兰语了,以后一定更有出息!”白建国相信,白律坤的将来是一片光明。白琴埋怨说了句,“小坤是出去了,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妈,我行李里面有张小坤发回来的邮件,我把它打印出来了。”白建国听了,翻找着白摇玉的行李,“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爸,在那个黑色的布袋里,你左手边的那个。”白琴看着白建国翻箱倒柜的样子,抿嘴笑说,“看你爸,急成什么样!来把这汤端出去。”白摇玉听话,把白琴盛出来汤放在桌上,抬头一看,白建国拿着鸡毛掸子冲过来,狠狠抽在她身上。“你做了什么好事,我白家没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儿。”“啊。”白摇玉吃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打她。白琴冲出来,把白摇玉搂在怀里,“你疯了!干嘛打女儿啊?”白建国见妻子挡着,也就停手了,将手里的一张纸丢在白摇玉身上,白琴捡起来看,不敢相信的问她,“小玉,你……”“你什么你!明明白白的写在这了,还要我念出来?”白摇玉脸色变得苍白,昨天随手把诊断书放进包包里,没想到会被白建国发现。“小玉,这是真的吗?”“妈!”白摇玉点点头,是真的,她怀孕了。白建国手里的鸡毛掸子又抽了她一下,“孩子的父亲是谁?是不是赵彬那个臭小子?”赵彬的母亲庄丽珠他们见过,一副狗眼看人的样,白建国很不高兴,也曾劝过白摇玉别和赵彬有来往。白摇玉尖叫了声,捂着被打的胳膊,“爸,不是他。”“那是谁?”白建国的血压高,被白摇玉这么一气,眼前闪着金光,强忍不适质问她。白摇玉摇摇脑袋,嘴巴紧闭,一个字都不肯说。她不想再想起那天晚上,那个男人。白建国看她这么嘴硬,气得发抖,“你不说是吧?我就打死你这个孽女。”白琴拦着他,用眼神示意白摇玉快点躲进房间里,“你别打了,你要打死她,小玉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这么不知廉耻,我白建国没有这种女儿!”他曾经听爱看娱乐报的同事说过,这张照片上的人很像他的女儿,他还反驳了那个同事,他的女儿是会计师,不是什么助理,也许刚巧同名同姓摆了。..现在想想,哪有这么碰巧的事,照片像,还同名同姓,这根本就是白摇玉,他的女儿去给别人当情。妇!“你先别打她,听她说完啊!”白建国怒瞪着白琴,“还解释什么?出去外面好的不学,都学坏的,是不是被男人甩了,在a市呆不下去才跑回来?”白家为人师表,要是被人知道自己教出来的女儿未婚先孕,他的老脸要往哪搁啊。白摇玉哭了,“爸,我没有!”白琴夺过鸡毛掸子,对她眨了眨眼睛,“小玉,你别说了,先进去休息。”可白摇玉就是站在原地不动,白建国推了她一下,跪倒在白家的佛龛前,放声她,“你就在这里跪着,你敢起来我就打断你的腿!”白琴拉开他,“好了好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消停会儿!”白建国摆手,不争气的看了眼白摇玉,独自回房。白琴想要扶起跪在佛龛前的白摇玉,“小玉你快起来,别跪着了。”白摇玉拒绝了母亲,“妈,我不起来,我等爸的气消了我再起来。”“你,你也倔!”白琴嘴上说着,走进厨房热了碗汤给她。白摇玉抽泣着,眼泪潸然落下,掺在汤里,她觉得苦了几分。这顿饭本来是要给她接风的,被她这么一搅,弄得家里人都没心情了。“别呛着,慢慢喝。”白琴心疼的拍拍她的后背,尔后问她,“小玉,你能告诉妈吗?孩子的父亲是谁?”“妈,你不要问了好吗?我不想说!”她哭得更凶了,白琴不问了,“好好,妈不问,妈不问了!那你以后要怎么办?”女儿未婚先孕,任何一个母亲都觉得不舒坦,生下来吧,她以后要怎么嫁人,不生吧,打掉对她的身体伤害更深。白摇玉捂住耳朵大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云华阁雷萧瞥眉,认真的看着照片上的人,照片上的女孩哭得泣不成声,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徐浩明说道,“总裁,这是今天白小姐回t市所发生的事。”他知道,她怀孕的事情被她的父母知道了,白家以为她做了什么出格的事,白父才会打她。这是今天跟踪她的人送回来的最新情报,她的一举一动,他都一清二楚。“明天去趟t市。”他要去解救心心念念的人,却告诉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孩子。清晨,白建国起来,见白摇玉还在佛龛前跪着,不禁摇头,“起来,要干嘛干嘛去。”白琴赶紧扶起她,“累了吧,快来吃点东西!”白摇玉被推坐在椅子上,白琴塞了支汤勺给她,让她趁热吃。白摇玉拿着,昨晚她跪了一夜,白琴让她回去睡觉,但她就是要跪着,把膝盖都给跪红了。“爸,你也过来吃饭吧!”“我不想吃。”白建国按着遥控,他有每天看新闻的习惯。白摇玉放下汤勺,父亲不吃东西,她也不想吃了,本想帮白建国盛一碗,却听见电视里的关于赵氏的新闻。“据我市的一个市民张先生称,几天前在专卖店里购买了一部p3,昨天小孩子玩耍时竟然爆炸,张先生急忙将孩子送往医院,经过医生的抢救,张先生的孩子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已双眼失明,张先生说,该专卖店是赵氏旗下的一家,张先生希望能有人出来公开道歉,但赵氏只愿意赔偿不愿道歉。”播报小姐将镜头转向当事人,“张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银屏里一个中年男人抹了把眼泪,“我希望能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而不是只给我们一些赔偿,我孩子的眼睛瞎了,如果再没有出来公开道歉的话,我将会把赵氏告上法庭!”播报小姐最后说,“希望能有有关部门把握好商品的质量,以免悲剧再次放生。”白摇玉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赵氏的产品有问题,还炸伤了孩子的眼睛,这么大的负面影响,那赵彬呢?他要怎么办?白建国并不知道赵氏就是赵家的产业,愤愤不平的说,“现在什么东西都有问题,吃的喝的没一样是安全的。”“爸。我回房间休息了!”白摇玉匆忙回房,她得给赵彬打个电话,确认他的平安她才能放心。白建国摇头,这个女儿从小就很乖巧,也很听话,没做出过什么让他们担心的事,没想到……房间里,白摇玉的房间布置得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她的心忐忑不安,难道赵氏真的出了事?白摇玉心一紧,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拿着包包出门,白建国想拦住她,但她根本没听见,越走越远,唉了口气:这个女儿,真是不能管了!白摇玉走后没多久,门铃响了,白建国以为是她忘了带什么,开门后看见的是个从两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白建国惊问,“你们是谁?”徐浩明伸出手,“白先生你好!”白建国礼貌性的握了下,“你们是?先请进吧。”雷萧大大方方进来,大量了这普通的民屋。白家不宽裕,房子很朴素,在这个小城市里随处可见,前面的小院子摆了几盆花草,也不名贵。白建国沏了茶,先倒了杯推到雷萧面前,他看得出来,雷萧气宇不凡,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请喝茶。”雷萧不客气,问了问茶香,他就知道是什么茶了,和他平日里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但还是喝了。“请问两位是?”白建国断定,他们肯定是为了什么事而来的。雷萧缓缓开口,“我是为了令媛的事情而来的,很包歉,打扰了!”白建国发蒙,“你的意思是?”“是这样的,令媛怀的是我的孩子,只要你同意。”雷萧递给他一个文件,“我会将我的百分之二十股份过渡到令媛名下。”雷华是家族企业,雷家人手握百分之八十的股份,雷林海有百分之二十,雷萧的母亲米优诺只有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全在雷萧手里,如果真的将他手里的百分之五十过渡一半给白摇玉,那就等同于有半个雷华是白摇玉的。白建国如同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白建国以为,他女儿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抛弃她们了,没想到,孩子的父亲还会找到白家来,主动将股份让给她们。“这个……你还是问问我的女儿吧!”徐浩明问了句,“那请问白小姐在吗?”“她刚刚出去了。”雷萧后悔来晚了,“那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打扰了,希望您可以好好想想。雷萧和徐浩明走后,白建国惦了惦刚才徐浩明给他的名片,雷华!白建国不敢相信,他女儿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竟然是雷华的总裁,还主动要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她。-----------------------林恩梦开着车,副座上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男人,醉熏熏的说,“恩梦啊,来在陪我喝一杯!”“蔡少,你喝醉了。”林恩梦空出一只手,摇下车窗,车里的酒气令人作呕,她忍不住,捂住口鼻。“恩梦,我们在去喝。”林恩梦真想开车门,把这个醉汉推下车。但她毕竟有事摆脱蔡俊,只能陪他喝了一天的酒,“蔡少,我已经陪你喝了一天了,那我摆脱你的事……”蔡俊拍拍胸,很有义气的保证,“多大点事,包在本少爷身上,你就放心吧!”赵氏出事,赵家陷入恐慌之中,林恩梦对庄丽珠说,她有个同学是t市市长的儿子,权大势大,或许能帮忙。庄丽珠很感激,她马上就到t市找蔡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第387章 您可以好好想想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