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又有新股东加入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穿越之教主难为》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

    这日黎令熙请有意愿投资的贵人们,齐聚国都最有名的红楼酒楼,红楼是座五层楼建筑,整座楼以红为基底色为主,因此名为红楼,楼里每一层的菜色都不同,端食客选那层楼,就品尝那层楼独有的菜色。

    黎令熙邀请大家来此,也是奉了妹之命,来考察别人家的经营方式和菜色,以及装璜等细节,他到的很早,威远侯与他一起,威远侯对庶务并不在行,黎令熙以前是干杀手的,对做生意,也是刚起步。

    照黎浅浅的说法就是,两只菜鸟一起学飞。

    不过她也怕他们两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就是了也等于没,所以把刘二也派去了。

    刘二虽非专业,但人家是鸽卫头儿,观察力超强,不怕有何遗漏。

    甚至跟在他们身边的侍从,也全都是鸽卫,去细节的。

    务求花一次钱,能有周全的收获。

    黎令熙听到黎浅浅的说法时,差点给跪了,甚至很想跟他妹说,要不你自个儿亲自走一趟吧?

    可惜还没开口就被黎漱镇压了,凤公子拍拍他的肩头,以眼神示意他自求多福。

    黎令熙和威远侯一楼一楼慢悠悠的逛着,来到二楼时,忽地听到有人拍桌怒吼,“真是想不到,我爹竟然突然发疯,把我给分出来了!真是气死爷了!”

    “七爷啊!不是我说,现在被分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瞧,现在分家,有老伯爷在,正好可以帮你多要些好处,你要真等到老伯爷死了再来分家,恐怕你那好哥哥不会给你那么多产业。”

    “就是啊!知足吧!”

    听起来这些友人似乎是在劝慰这位七爷,但实际上呢?黎令熙从他们的话里都听到了不怀好意。

    “什么话!我爹还活着,我家那么多个庶子,独独我一个被分出来,我还要脸哪!”

    哦,原来是大家都没被分出来,只有他一个被分出府,嗯,确实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黎令熙还想听下去,威远侯却一把扯走他,“那是和阳伯的七弟。”

    啊?就是被他好生教导一番的和阳伯?“这么快就把他弟分出来了?”

    “那是。”威远侯拉着他上了三楼,二楼的吵嚷声仍在继续,而且似乎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势。

    “怎么回事啊?”

    “你不知道?”威远侯有些纳闷,“你不知道程七爷的性子,那你那天怎么还那样教和阳伯?”

    “呵呵,我就想庶子得宠,肯定很会说话,老人家最喜欢辈有出息,有孝心,他既能得老和阳伯欢心,那肯定是类似的话说了一大箩筐。”

    威远侯他一眼,不以为意笑着摆摆手,“不得不说,还真让你说中了。总之他爹听他说了半辈子的好听话,他一心以为这儿子是有志气的,再说了娇滴滴的美妾说了,希望她儿子将来也能像七爷齐,年纪就出府自立更生。”

    一个妾这么说,另一个妾则说,她闺女儿长大出阁,就靠她七哥撑腰了,程七爷自己说,那是自傲真以为自己行,有儿子的妾这么说,相信儿子的老父亲自是为儿子感到得意万分。

    有女儿的妾如是说,那就是相信他七儿子真能有所成,不然怎么给她闺女撑腰?而且两个妾们说的是啊!他还能让女人生孩子,老当益壮呢!现在把这儿子分出府,若在生意上遇到什么难关,有他在,压着他大哥和阳伯帮他,还有什么可愁的?

    再说他还活着呢!现在分家,他还能做主多给他一些好东西,一旦他死了,那就整个伯府全在长子手里了,他会给这个老给他添堵的七弟什么好东西啊?

    于是老伯爷就果断的把程七爷给分出府了。

    至于其他的庶子,他还活着呢!想分出去不尽孝了吗?

    所以说老和阳伯真的是一个偏心又自私的老家伙,喔,还好色,要不然年纪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收了年纪比他孙女还的女孩做妾?

    朱姨娘和曲姨娘都是家境贫困的农家出来的,虽然见识不多,眼界不广,但她们两个眼睛利脑子清明,她们进府作妾,就是为了改善家境,在府里有口吃有口喝,还能安稳养大孩子,下辈子有靠,够了。

    那些年轻女孩想的情情的,对她们来说,太浪费精力,太浪费时间,她们侍候老伯爷到他终老,伯爷夫妻会照顾她们和她们的儿女,等儿子大了,就分出去,手里有产业,能自立自足,和伯爷夫妇交好,有什么问题,他们自会相助。

    至于女儿,长大了嫁出去,就是一份嫁妆的事,身为老伯爷的姨娘,伯爷夫妻要奉养她终老。

    伯夫人的嬷嬷来跟她们说了那番话,她们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她们也怕七爷父子啊!同住在伯府里头,纵使屋里屋外都有人在,丫鬟婆子一个不少,可是七爷他们母子到底得宠,谁知道侍候她们的丫鬟或婆子有没有他们的人?

    再说了,七爷手里已有旺铺,可他姨娘仍不断吹枕头风,就是想从老伯爷手里多拿点,按照他们的作法,朱姨娘她们很怕,孩子还没来得及长大,这个家就已经被七爷母子搬空了。

    虽然说老伯爷去世时会分家,可是已经握在手里的,又不可能叫他们吐出来,能分的也就只有府里现有的,换句话说,程七爷分家的时候,还要再和家里兄弟分一次财产,等于是拿两次啊!

    喔,还不止两次,听说程七爷娶妻时,就从老伯爷手里接过一家旺铺,后来他长子出生,又拿了一间,此后每生一个儿子,不管嫡庶,他都能从老伯爷手里拿一间铺子。

    他共有七个儿子,一嫡六庶,跟他一起调戏朱姨娘她们的,就是那个嫡子。

    算一算他手里至少有八间铺子,可他犹不知足。

    老伯爷其他庶子,虽也帮着家里管铺子,可不像程七爷这样,铺子到手是连房地契全都拿到手了,就连在铺子里做事的掌柜、伙计的卖身契也全都给他了。

    所以说,名义上他虽未和家里分家,但实际上和分家无异了。

    遇到偏心的父亲,让儿子们愤愤难平,遇到像这样摆明偏心到没边的,儿子们已经连话不想说了。

    程七爷最让人诟病的,除了和他爹一样好色,还占便宜,知道他哥和人合资开了酒馆,生意还不错,就仗着还没分家,跟他爹直接讨要,把和阳伯气了个仰倒。

    这也是后来不少朋友想拉他一把,合伙做生意,却不敢开口的原因。

    酒馆那次,老伯爷压根不管那是长子拿私房和人合资的,直言没分家,儿子名下不应该有产业为由,把酒馆强要走交给程七爷,酒馆的合伙人有个女儿,年方十八,正在待嫁,程七爷去接管酒馆时,上她,强要把人带走。

    亏得那姑娘的未婚夫在场,那人是个江湖人,有人轻薄他未婚妻?找死啊!直接开揍,把人揍个半死。

    程七爷回家后,还跟老伯爷告状说是他哥故意算计他的,害他被人暴揍一顿,和阳伯被老伯爷臭骂一顿,本来老头子还想上手打人的,不过被拉住了,幸好被拉住了,否则他那会儿就已经自己把自己摔死了。

    程七爷养伤期间,还念念不忘合伙人的女儿,要求大哥把人带回府来侍候他。

    和阳伯直接把前合伙人给的契,甩到程七爷脸上,合伙人钱不要,酒馆也不要了,直接离开赵国了。

    程七爷还有脸叫老伯爷再教训他大哥一顿,因为他让合伙人一家跑了。

    幸而和阳伯到底是伯府真正的主人,把朱姨娘和曲姨娘送到他爹面前,让他没空搭理程七爷,又让妻子使人去挑唆程七爷的妻妾们不合,程七爷的姨娘整天收拾这些乱象就够她烦了,也无暇分心。

    这会儿程七爷真的被分出府了,想来和阳伯这条线稳当了。

    和阳伯虽比威远侯的爵位低一些,但他领有实权,在五城兵马司任北城指挥使,与显亲王之前是同僚,不过显亲王从来都是叫人拍捧着的人,和阳伯这种做实事的,他向来不上眼,虽不欺负他,也不交好他,虽然他就是靠和阳伯这样的人替他去干活。

    因此威远侯很重和阳伯,把他拉拢过来,五城兵马司其他人很容易就能被他们撬动了,还有隶属于前定国大将军的姚家军。

    显亲王之所以那么有底气,不就是因为有姚家军的支持吗?

    一旦他们认清楚,显亲王没办法给他们利益,他们还会效忠他吗?

    真正对姚大将军忠心不二的老姚家军早已凋零,现在的姚家军,效忠的与其说是显亲王,还不如说没有值得他们效忠的对象,只得暂时依附着显亲王。

    黎令熙正想和威远侯说什么,就到和阳伯他们来了。

    数日不见,和阳伯脸上的笑容少了往日常有的阴霾,整个人放松了许多,其他人起来也笑容可掬,之前还有王爷派自家长史官来,今天全都亲自来了。

    威远侯请人进包厢,和阳伯拉着黎令熙正说话,就听楼梯处传来一声怒吼,“程兴家!你给我站住。”

    随之而来的,是像炮弹似冲过来的程七爷。

    黎令熙顺手拉了和阳伯一把,程七爷可不像他大哥,他从养尊处优惯了,虽然得天得厚,没有因为上了年纪或饮食过量身材走样,但同样的,他不曾像他大哥那样从站桩练拳,所以他虽然冲劲十足,但对人能造成的伤害很有限。

    尤其和阳伯又被黎令熙拉开了,事实上和阳伯对黎令熙拉得动自己感到很震惊,因为以他的功力,没有三五个成年人是拉不动他的。

    黎令熙却脸不红气不喘的轻轻松松用两根手指头,就把他拉走了。

    程七爷气冲斗牛来找他大哥理论,可是他没有想到,他大哥竟然会闪开,不给他撞,他怎么敢啊?怎么可以这样?可惜他想再多都迟了,当他发现他大哥不在他面前,想要停下来,可是他煞不住啊!而且好像背后有股助力让他停不下来。

    就这样,直直的撞进廊尾那间包厢里头去。

    廊尾包厢早有客在,而且好像还有女眷,就听到里头女子尖叫声不绝于耳,掌柜和伙计都冲上来了,到这一幕,全都傻眼了,这怎么回事啊?怎么处理啊?

    里头可是宁国长公主和靖国长公主啊!程七爷一无官职,二是白身,三被分出和阳伯府,等于就是平头百姓一个,嗯,冲撞长公主,还两位啊!可以想见他之后的悲惨人生了!

    和阳伯轻咳了一声,走上前向两位长公主致歉,虽然已经被分出去了,可到底还是他爹的儿子嘛!

    宁国长公主了程七爷一眼,冷笑一声,“你爹年轻的时候,也好歹是条汉子,怎么就生出这样的东西来?”

    和阳伯苦笑,“不瞒长公主,七弟日前已经被我爹分出府了,他说自己想要出府闯出番事业给我爹,我爹还挺得意的,以为他总算是出息了。没想到……让长公主见笑了!”

    “也还好,来人,把他送去官府,治他个冲撞长公主的罪名,好好的让他在牢里冷静冷静,别分出府后太过得意,老惹出事来,让家里老人替他担心。”

    长公主府的侍从领命,把程七爷架起来,程七爷还挺机灵的,知道装昏以避免尴尬,不过也因为如此,让他错失找和阳伯麻烦了。

    靖国长公主问和阳伯他们来此做啥,怎么这么倒霉被程七到来找麻烦。

    黎令熙和威远侯对一眼,威远侯上前向两位长公主问安,并请她们移驾,到他们包厢再详谈。

    两位长公主了包厢,相对苦笑,也是,包厢的墙都被撞出个洞来了,难道还在里头继续待着?

    于是转移阵地,来到黎令熙他们的包厢,之前派长史来的克王爷不由暗暗庆幸,幸好今天自己亲自来了啊!不然哪来机会和这两位碰面呢?

    虽然都是宗室,可克王爷算是长公主们叔父的孙子,他要叫这两位一声姑姑,可到底是隔辈又隔房,自己又没啥本事,没有实权,能跟和阳伯交好,那还是因为两人的母亲是嫡亲姐妹,且同病相怜之故,。

    和阳伯苦于老父偏宠七弟,老克王爷还在时,也是偏宠一个庶子,不过那个庶子心可大了,他三番四次对付还是世子的兄长无果后,索性拿刀去逼他爹改立世子,他爹被他吓死了,他也被克王爷的侍卫给宰了。

    都拿刀把老王爷吓死了,还留他活着干么?再说让他拿着刀闯进门,真要追究起来,侍卫们也要吃罪的好吧!事已至此只能将功折罪,所以不等老克王妃和世子他们赶来,犯事的庶子已经伏法。

    克王爷事后对这些侍卫们是明面上惩罚,私底下厚赏。

    或许是有车之鉴在,程七爷才没敢如法炮制,倒叫和阳伯多受罪好些年。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又有新股东加入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穿越之教主难为》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微信、QQ里的好友分享哦! 本站域名www.5155xs.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5155xs.com